文苑擷英

張靜云 散文——《挖薺菜》

作者: 張靜云     時間: 2021-04-06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挖薺菜


冬去春來,柳綠花開,又到了挖薺菜的時候了。薺菜是鄉村田野上的一種野草,據辭書記載,它性甘、平,具有和脾、利水、止血、明目的功效,也是一種美味的野菜。每年春節過后,天氣轉暖,地里的麥苗開始返青,這時,夾雜在麥田里的各種雜草,如刺芥、蒿子、地莖草等野草都像睡醒了似的,伸展枝葉開始生長,一天一個樣,很快就將光禿禿的田野覆蓋,當然,薺菜也在其中。


薺菜大多生長在麥田里。葉兒有鋸齒狀的,也有油勺兒狀的。鋸齒狀葉片呈條型,邊沿齒形對稱,一副銳利的模樣。而油勺兒則葉子細長,一片一片墜彎下來,就象綻放的綠色的菊花瓣,葉片到頂端慢慢變寬變圓且卷翹起來,活像一柄小小的勺子,奇妙而好看。薺菜葉兒脆嫩肉厚,水份飽滿,掐一片在嘴里嚼嚼,先是淡淡的辣味,而過后便是滿口淡淡的清甜異香味兒了。

上小學的時候,每到春日,只要一放學,來不及寫作業就和小伙伴們一起,提上籃子去田野上挖薺菜。一路上,女生嬉戲打鬧的笑聲乘著風聲飛得很遠很高,男生則揚起拿著外套的手,在風中肆意揮舞著,喊叫著,無憂無慮。跑過一段曲折的大土坡,放眼望去,陽光格外明亮,和煦的春風柔柔地吹著,無邊的麥田如綠色的地毯鋪向遠方,杏花和桃花在灼灼地開放,蜜蜂在油菜花地里忙得不亦樂乎,燕子在藍天上翻飛歌唱,大地一片生機。我們站在麥田里,欣賞著新春的美景,也搜尋著薺菜的蹤跡。看,它就長在麥苗的旁邊,翠綠的顏色,熟悉的模樣,讓人一眼便認出了它。這時,女生會快速地將手中的小鐵鏟插入薺菜它根下的土中,向前輕輕一推,只覺得手感的一下,薺菜便連根切斷,提起來抖掉根須上的泥土,一顆又肥又嫰散發著好聞的青草味的薺薺菜,就躺在我們的竹籠里了。那時候地里的薺菜很多,不須半晌功夫,我們的竹籠就會裝滿鮮嫩的薺菜。而男生則會找個長滿野草的小土坡,然后肆無忌憚地推攘著從坡頂滑下去,剛長出來的小草被壓成光溜溜的滑道,直到天漸漸暗了下來,他們才會著急忙慌地在竹籠底撐墊一些樹枝,再給上面撒上一些薺菜、蒿子等野菜,這樣就把竹籠偽裝成滿滿的。小心翼翼地提回家,不等父母開口便上坑睡覺,沾滿草汁的褲子和少的可拎的薺菜瞬間讓自己露餡,最后只能站的直直的挨父母一頓打罵

薺菜的吃法很多,可涼拌,可做湯,可包餃子蒸包子,當然也能蒸麥飯,不管怎樣烹飪,味道都十分鮮美。如若做扶風小吃臊子面,底菜里有了它,更會別有一種清香的風味。三月里麥子起身,薺菜也便起苔抽莖開花了,待到四月里莖桿長老,莊稼人便將它拔回家,直接扔到豬圈,當做飼料給豬吃,純天然,無需擔心是否打過農藥。


其實,農村人眼里真正的薺菜是開著紅花的。花很小,桃紅,四瓣,黃蕊,細碎玲瓏,鮮艷奪目,在綠色的麥浪中,如點點星火,煞是好看。現在的城里人愛去溝邊、野地里挖另一種開白花的野草,農村人叫它花薺薺,雖然形狀相似,但味道已大為遜色了。這種野菜會長出一拃多高的莖,并開出一串串白色的小花,花敗后又結出一串串小小的籽莢,遇風一吹,唰啦唰啦作響。

前段時間我回了一趟老家,吃過午飯后,媽媽和嬸嬸提著竹籠,拿著小鏟子喊我去挖薺菜,我興致勃勃地趕緊跟上。穿過被野草覆蓋的羊腸小道,我們來到一片剛挖了蘋果樹的空地,大把大把的沙薺薺擠在一起,葉子又厚又綠,讓媽媽和嬸嬸很是興奮,她們一邊拉著家常,一邊手底下麻利地揮動著小鐵鏟,時不時地還用雙手壓壓竹籠,生怕裝不下。突然,我在旁邊的草叢中發現了一叢薺菜,已經開花。我驚喜不已,蹲下來細細端祥,薺菜已經起苔了,桿兒細長,葉兒窄小,開著燦爛的粉紅色的小花,筆直地站立在樹蔭下。我想伸手去折下這片地里唯一的一朵薺薺花,但又怕辜負了它的美麗,我用手輕輕撫摸著它的花瓣,很多兒時的美好回憶漸漸涌上心頭,那些回不去的日子里,有奶奶蒸的薺菜麥飯,有小伙伴們爽朗的笑聲,有長滿野草的小土坡,有生機勃勃的麥苗,還有一望無垠的天空。

(陜焦公司  張靜云

上一篇:孫超超 圖文——《春滿鋼城》 下一篇:郭義軒 散文——《墨緣》
在线中文字幕亚洲日韩,人妻中文字幕无码系列,国产在线精品AV观看,